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美图旅游 > 正文

    走进阿里——探寻那神秘的天界

    信息发布者:金冠蒙
    2017-12-04 08:37:19    浏览:6    回复:0    点赞:0

     蒙阴县农村信息网

      1975年夏、秋之交。我奉命跟随西藏阿里军分区步兵营陈春林营长和营部通信班战友,到多玛(中国地图上最小标志的地名)守防。

    16750982_16750982_1355987515240_mthumb.jpg

      从新疆叶城基地出发,一路上辗转跋涉巍峨的喀喇昆仑山脉,艰难穿越数千里浩瀚边防线,一周后终于进入地球上离天最近的突地——阿里高原。

     这里,地处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交汇处。平均海拔四、五千米,常年气温在零下三、四十度,空气中氧气不足平原的二分之一。坎坷不平的“搓板路”,险峻高耸的无数达坂,纷纷扬扬的飞雪,军帽上的红五星以及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幅壮美的高原画图。

    记得出发那天清晨,曙光初照高原。

    我携带学习资料、医药用品和简单行装依依不舍告别了连首长和战友们,搭乘一辆来狮泉河镇办事的武汉某部绿色军用越野车,踏上赶赴多玛的行程。

    这是入伍几年来乘坐的最好的车辆。车体轻便,车内宽松,车座舒适,车窗玻璃明亮,还挂着绿色的帘子。一路上我们没有遇到行车和行人,绿色车辆像一叶轻舟。途中,我似乎也没有当年初上这里时的那种强烈高原反应,一心盼望一路顺利,能早早赶到多玛驻地,见到日夜思念、已分别一年多的边防哨所的亲密战友!

    192-p000060.jpg

    透过车窗玻璃眺望,只见远处的雪山冰峰,在阳光照射下分外耀眼,直指青天,朵朵白云萦绕于山际,公路两侧,一簇簇、一丛丛红柳灌木——这是高原上唯一的植被,在凛冽寒风中顽强挺立,一直延伸至大漠深处。

    翻过几座样子奇特的达坂,跨过几道滔滔的冰河,车子渐渐平稳行驶,我想到了去年(1974年仲夏)的此时,我正在南疆军区12医院学习。

    在那明亮整洁的教室里,我和来自军区各部队、各军分区、各野战医院的学员们一道专心聆听12医院各临床科室主任、进疆多年的老前辈、老军医们讲授医学专业知识,比如高原常见病、多发病的发病机理、临床症状、治疗护理和战地救护等,并且教育我们树立全心全意为高原部队指战员服务,为边疆各族人民服务的思想,当一名政治坚定、技术精良、态度热忱、服务军民的白衣战士。

       学习期间,遵照毛主席关于“学好本领,好上前线去”的重要指示,我刻苦钻研、精读熟记、虚心求教,严格要求自己,在各门课程考核和临床实习中都以优异的成绩全部通过,获得了《结业证书》和《嘉奖证书》(团级)。与此同时,我还结识了许多学友。他(她)们中有的的名字和音容至今仍珍藏在我的记忆中。

     当越野军车翻越最后一座达坂,转过又一道峭壁悬崖,在夜暮降临时,我们终于远远地看见了山脚下的部队营区——多玛。

      不一会儿,军车就来到了驻地。

      听见汽车喇叭鸣响,五班长李金和、班副老姚率领小毛、小陈、小吴等全班战士跑出来,列队迎接我。副排长侯金元快步走上前,紧紧攥住我的手,说:“早就盼望你回来啦!”

        多玛,位于阿里地区日土县的边缘一角。这里毗邻班公措(藏语称湖为“措”)——世界上最高、最大的湖泊,班公措的一半在印度境内。湖畔驻守着一个水上中队,后人称之为中国的“西海舰队”。

        这里是边关前哨,地理位置特殊。周围数十里少见当地的牧民、羊群和帐篷。

    dw16_1.jpg

        夜色加浓。寂静的营房,掩映于群山之中,值班室透出明亮的灯光。此刻,置身其间,面对苍茫的群山,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是的,我就站在海拔4436米的世界屋脊,我禁不住吟哦起了上学时学的那首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著名词作《念奴娇· 昆仑》“横空出,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

    搅得周天寒彻……”确实,当我真的站立在这“昆仑一角”时,胸中曾经的理想信念竟是如此的清晰、真切。

       整齐的营区,三面或依山崖,或傍壁峰,北面是一条宽阔平坦的沙石便道,通往山外。那数十丈高的弧形崖壁险峰,足以阻挡高原狂风暴雪的凶险侵袭,恰似边防战士安全、可靠的“天然屏障”、“铁壁铜墙”。这一条“简易路面”,伴随着执勤哨兵每天迎来东方朝阳,送走落日晚霞。有时,他们也会遥望着广袤的远处,真切地盼望着会有山外绿色军车的出现,期待着久别的战友带来狮泉河畔的连队喜讯和万里之外的故乡佳音。

        营房大门两侧的雪白墙壁上,年轻的战友用火热的红心、真诚的感情,刻下了12个红色大字:人民是我父母 ,祖国在我心中。

        营房院子中央猎猎飘扬的五星红旗,是祖国神圣领土的象征,是当年“英雄先遣连”李狄三等63名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染成。每天清晨,我们九名战士都整齐肃立,向她宣读誓言,致以庄严敬礼。

        营房后面有一块空地,五班长带领小陈几个人刨土、施肥、浇水,洒下我从一千多里的山下基地带来的白菜籽,几天后居然长出一棵棵娇嫩的豆芽状菜苗,小陈晚上还给盖上篷布。大家看了都欢呼起来。

       没想到一场降温,那些可爱的菜秧儿不声不响都枯萎了。大家心疼之余,不甘心又试着种了几次。随着气温的骤变,深秋的到来,雪花飘来洒落于大地,小菜苗脆弱的生命,终究抵抗不住冰雪的侵袭。

        山下的叶城,正值盛夏,烈日灸人。我们这里却好像还在深冬,一片冰雪世界。

    0013d4386d421169d04124.jpg

       夜间执勤站岗,必须裹着肥厚的皮大衣。每顿饭大家都喝一钵碗滚烫的干辣椒姜汤,暖和身子。营房附近湖内游荡着一群群无鳞黑鱼,老姚每到周日就出去捕一大袋子,改善伙食,除了老侯和我,班里七人都会做鱼,我俩可真的“沾光”了。伙食由副班长亲自主管。没有鲜菜、鲜肉、鲜蛋,只有山下军区汽车运输团运来的大米、面粉、干菜、调料、肉食水果罐头及压缩食品。焖大米、煮面条用高压锅。烧柴是大家从周围的沙漠滩上捡回的红柳干枝,饮用水是将附近的冰块背回来消融煮沸(水质纯净、无杂质,没一点污染)。

       我时刻牢记自己的工作:绝对保证包括自己在内的九名战友的身体健康。

       面对险恶的环境,错综复杂的局势,白天大家都在一起,哨位固定一人,晚间两人,包括两位班长、副排长和我都要带班。拉柴、运水、捕鱼大家一起行动,不分彼此、不论上下,真正体现了战友间团结、友好,增强了凝聚力,确保了守防任务的如期完成。

       为了让大家保持良好的心理,正常的体质,我们不搞较重的体力活动,如超负荷的军事训练、生产劳动、体育竞赛。我们的职责:坚守岗位,确保安全,万无一失。

       为了活跃大家的文化生活,人人出主意想办法,因外界的报刊、广播、书信、电报均无法收到,于是我利用空闲时,将在军区学习时的全部资料都进行整理,分门别类,编成简易教材。如《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毛主席诗词》、《长征组歌》等,给大家讲解。同时,还将我上学时阅读过的红色经典小说《保卫延安》、《林海雪原》等凭记忆讲给大家。使大家始终保持着高昂、奋进的状态,特别是几位年轻的战友,如小毛小小年纪,从四川盆地来到风雪高原,虽然我们年龄相差没有几岁,可在他的心目中我们因早参军几年自然就成了兄长。革命大家庭中的那种真挚的情谊,使我多少年后依然难忘,并将铭记一生。

        后来回连队,副排长还成了我的入党介绍人。我复员地方后,他还从陕北来信畅叙友情。

        记得国庆前夕,军区首长派出放映队,从数千里的山下,来到边防前哨,为守卡战士放映。这是我们在多玛时观看的难得的一次电影。放映的影片中,有两部片子至今记得,一部是朝鲜故事片《一个护士的故事》,描写一位朝鲜人民军战地护士的英雄事迹,另一部是那年上影摄制的彩色故事片《春苗》,讲述一名山区赤脚医生的感人故事。作为医者同仁、西藏边防军人,当时我曾被影片中的主人公深深感染……

    200908051701361368.jpg

        多玛营房,曾短暂驻扎过武汉某部队。队部卫生所有两名1971年入伍的湖北籍女卫生员,初到这里,我曾借阅她们的两册书籍:《肺科临床手册》、《皮肤科诊断治疗》,在那极端艰苦的环境下、异常紧张的工作中、在小小的墨水瓶制作的煤油灯前,用笔记本剩余不多的空白处认真抄写有关章节,保存至今。那些已泛黄、变脆的道林纸张记录了我走上从医道路立志成为一名“菩萨门巴”(藏语:医生)的青春梦想。

      当我铺开纸张,拿起笔管,抒写这篇短文时,仿佛又重返当年,我又跟随那支永不疲惫的队伍行军于神秘的天界,风雪中猎猎的军旗又飘扬在眼前…….

                                               (作者 梁守志 系繁峙县作家协会会员)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中华乡村振兴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